百分之80的幻想世界

延续消失的梦境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单恋10

伴随轮胎摩擦地面发出的尖锐啸叫,色ROLLS-ROYCE稳稳当当停在路边,丢下两个穿着时尚的男子,车门“嘭”地一声被重重关起后扬长而去。

目送渐行渐远的汽车尾灯,被丢在路边的光和馨不顾形象地笑作一团,边掏出手机打回了家。在等待司机过来的这段时间,怕冷的他们躲进了一家咖啡馆,点过两杯热饮和一些小点心,两人轻松地聊起方才发生的有趣的事。

[镜夜前辈这招真高明。]

[可不是。与其瞒着他,倒不如让他了解部分实情干着急来得有趣。]

吮了口咖啡,馨叉起一小块蛋糕放进嘴里。

[唔,真好吃~~对了,你猜殿下现在会去哪?]

[他啊,应该是回家了吧。]

[就这样气势汹汹回家了?]

[不然还能去哪?他又没问镜夜前辈他们在哪吃饭。]

光也叉起一块蛋糕送进嘴里。

[唔……果然不错。]

[是吧?那继续猜他接下来会有什么行动?]

[这就难了……]

用叉子轻敲着嘴唇,光想了想,说出两种可能。

[如果他按捺不住冲动的话,会直接去妨碍镜夜前辈和上杉兰,但是破坏了他们的交往关系等于多了ANCELL这个敌人,而且很可能会被镜夜前辈讨厌。]

[嗯……很糟糕啊。]

[不,还有更糟的。如果什么都不做任由他们发展,我想暂时他能忍耐,但能忍不忍得过半年又是另一回事。]

[没错。半年可不算短,万一像我们说的那样产生了感情……]

两人面面相窥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看来殿下要担心的事还真不少。这下可真是进退两难了啊~]

[有没有兴趣赌一把?]

馨凑上前饶有兴致地注视着光。

[赌?赌什么?你还有什么不是我的?]

[嘁。你不怕我以“下”犯“上”?]

[啊~原来如此……偶尔的话不是已经让你做了?]

[这次赌一个月的份。]

[一个月啊……]

光考虑了一会抬起手。

[好吧,我赌他会直接去妨碍镜夜前辈和上杉兰。]

[我赌他除了骚扰镜夜前辈外什么都不做。]

清脆一声击掌,攸关上下大权的赌局正式开始。

且不论谁的赢面更大,有一件事光猜对了一半。气势汹汹他们下车却发现时间尚早的环的确先回家了一趟,还顺便吃了顿晚餐。而他没猜到的另一半是,他会在那之后直奔镜夜公寓门口守候。


[环……环……]

用鞋尖轻踢着坐在自家门口呼呼大睡男人的大腿,镜夜好笑得直摇头。料到他可能会过来,但没想到这家伙竟会在这种地方睡死过去。究竟是等了多久了?蹲下身摸摸他温热的脸颊,镜夜由衷地感激高级公寓所配备的中央空调设施,虽然这让他花费了为数不少的管理费用。

[喂,快醒醒。感冒了我可不管。]

轻轻拍打了几下他的脸颊,睡得昏天地的人才终于缓缓睁开了眼,可张开口说的第一句话却令人啼笑皆非。

[镜夜?你怎么会在这……]

[我怎么会在这?你以为这是哪?]

咦?顺着询问环顾一下四周,环“啊”地惊叫一声跳起来。

[我…我…我……怎么睡着了?]

[你问我?]

挑高眉毛斜他一眼,镜夜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进来吧。]

在玄关脱去鞋子,环跟着镜夜步入客厅,虽仍介意自己在门口睡着的糗事,但周遭陌生的环境很快让他分了心。

这就是镜夜的家啊……用评估的目光环视着由白色,浅蓝,色组成的简单格局,环有种说不出的不满。唔,很有镜夜的风格是没错,但总觉得缺少点什么……是什么呢?努力搜寻着那一点缺陷,他丝毫没意识到自己傻站在客厅中央在镜夜眼中已然形成另一种截然相反的不满情绪,突兀得有点多余。

[随便坐吧。想喝点什么?]

示意般地指了指沙发,见环一屁股坐下嘴里还结结巴巴嘀咕着“啊!打,打扰了”这句进门前就该说的客套话,镜夜忍着笑从电子冷热箱里拿出两罐热咖啡递了罐过去。

[找我有什么事?]

坐进他侧面的位置,镜夜直接进入主题。对于这来得并不突然的提问,环却像被击中痛处似的一下子坐直身体。

[你喜欢上杉兰吗?]

[你来就是想问这个?]

很好,和他想的一样。镜夜平静地拉开易拉罐。

[你喜欢她吗?]

环急急追问。

[我对她是有好感,不过应该没到你说的那个程度。可是……]

看着他脸上阴晴不定的表情,镜夜故作冷漠地问道。

[这和你又有什么关系?]

呃!?好过分~干嘛划清界限!环瞪大眼。

[我……我们是朋友啊!]

[朋友?你会和朋友接吻吗?]

抛下再明显不过的暗示,镜夜下意识扣紧了咖啡罐上的手指。

[这……这……]

这什么?

[当然会啊!我们现在还是朋友,不是吗?]

白痴!谁和你是朋友!

满心期望在这不经大脑思考的回答里落了空。镜夜握紧拳头冷视一脸理直气壮却不懂好好反省自己行为的男人,恨不得一拳把他打昏直接拖去床上研究所谓朋友的尺度。可他不甘心,更没兴致去扑倒一个口口声声嚷嚷着“我们还是朋友”的笨蛋。

[好吧,如果你下次不用这种质问的语气来“关心”我和兰之间的事,我想我会主动告诉你一些我们的进展。]

[什么!?你们不是假交往吗?]

[我也说过我对她有好感。兰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女人。]

饱含赌气成分的挑衅话语成功挑起环胸中的怨气,什么不可多得好女人,会有春绯好吗?会有莲华好吗?还左一声兰,右一声兰,他们已经热络到这种程度了?眼看着谈话即将升级成吵架的局面,他干脆站起身大步往玄关走去。

[我回家了!]

[不打个电话给司机吗?]

见镜夜丝毫没有挽留的意思,环抑制不住从胸口猛窜至喉头的愤怒大声吼道。

[不用你管!]

随即头也不回地冲了出去。


与此同时像是受到他们不顺利进展的影响,上杉兰和ANCELL的交谈也在转眼间偏离了初衷。

[你是说真的?你不喜欢他?]

ANCELL满脸放光的神情让上杉兰有股不详的预感,但她还是点了点头。

[太好了。这就没问题了。]

[什么没问题了?]

[我就可以放手追他了啊!]

[可是……他喜欢我啊……你不介意吗?]

上杉兰纳闷地问道,他就不管镜夜的感受吗?

[你以为我是这么高尚的人吗?因为他有了喜欢的对象就放弃了?说什么只要他幸福就好?]

ANCELL哈哈哈大笑了起来。

[拜托……要是你们两情相悦的话,我可能不愿来当这第三者,但你不是不喜欢他么?而且啊,那个男人怎么看也不像会轻易爱上别人的类型。你不用担心,我想就算他说喜欢你,一定也没到那种非你不可的程度。]

被他这番自信的判断堵得哑口无言,上杉兰慌了神。这下该怎么办?这么快就告白吗?正当她犹疑不决的时候,ANCELL继续说了下去。

[是不是觉得他是个有价值的好男人?我明白,所以你不用为了我去刻意回避他,知道吗?]

[但是……他喜欢我的话又怎么会接受你呢?况且还是同性……]

上杉兰挣扎着反驳。

[兰,如果你喜欢我的话,你会因为我喜欢镜夜就放弃吗?]

当然不会,她现在不就在争取吗?

啊,上杉兰顿时醒悟过来,原来是这样……原来他们在做的是同一件事……

[我不想什么都没做就放手,希望你能理解。老实说学长这次没什么把握,要是被拒绝的话你可要安慰我啊。]

既然站在同样立场,除了说“好”,她还能说些什么呢?低下头苦笑,上杉兰将车驶离镜夜公寓楼下停车场开往仅几条街外ANCELL预定的宾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停停写写 | コメント:1 | トラックバック:1 |

单恋9

周三是个阳光明媚,连风都微笑的好天气,但有一个人脸上却写着与之全然相违的阴郁。头顶着自己制造的乌云,须王环正死命地瞪着车窗外办公楼里陆续走出的人群焦躁地抖动双腿。

他们怎么还不下来?眼看着人群变成三三两两,再变成空无一人,他不由得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看漏了。这下该怎么办!?像被施了魔咒一样突然定身,环那辛勤工作的大脑只给了他两个选择:一,冒着打扰镜夜工作被他讨厌的风险冲上楼看看;二,继续坐在这里干等。

问题是……哪个他都不想选。

如果聚会没取消就好了……不,如果没收到莲华的短信就好了……

重重叹了口气,环掏出手机冲它埋怨。

[为什么你不学学镜夜那只偶尔也出出问题呢!?真是……]


单恋9…の続きを読む
停停写写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1 |

单恋8

晚餐过后,一群人聚在春绯房间里休息,因为吃得过饱,他们决定等一下再去泡温泉。其实镜夜心里更希望他们能打消这个念头,倒不是因为害怕和环之间会再发生些什么,而是泡温泉过于耗费体力,他有些力不从心。就像现在听着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闲聊着,他竟已经有了昏昏欲睡的感觉。微眯起眼想着再撑一会就好,结果他还是没能抵御睡意往一边倒去。

[镜夜前辈?]

坐在一侧正和莲华说着什么的馨被突然靠上来的重量吓了一跳,转过头轻轻叫了一声,见镜夜没什么反应,他体贴地调整了一个能让他睡得更舒服的位置坐好。

[他大概是太累了。昨天也在加班。]

对面莲华看着镜夜的倦容解释道,众人视线也随着集中在馨一侧肩头,因此,谁都没错过紧接着发生的一幕。不知出于什么用意,坐在另一侧的环竟出其不意地揽过镜夜的肩膀往自己颈窝靠去,一下子从一边倒向另一边,睡得并不沉的镜夜就这样扑闪着睫毛醒了过来。


单恋8…の続きを読む
停停写写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单恋7

春绯25岁庆生会应本人要求被安排在轻井泽某个古老的纯日式温泉旅馆,早早到的各路人马在接过老板娘递过来的4串钥匙后开始分配房间。本来毫无异议的分配方式在常陆院兄弟一人拿过一把钥匙时遭到反对。不论馨怎样表示想与镜夜同住一房结果都被环一一否决,最后他干脆夺过钥匙拖着镜夜直奔和室。

可真的的偿所愿与他共处一室环却有些不知所措起来,傻愣愣站在房门口看着镜夜放下行李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张望的悠闲模样,他大脑一片空白。然后镜夜背对着他坐在了榻榻米上。挺得笔直的背影看起来好似一尊雕像。环又凝神看了一会,终于挪动了脚步。


单恋7…の続きを読む
停停写写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单恋6

回到房间换过一套休闲的衣物,镜夜没有立刻下楼,发泄完怒气筋疲力尽的他现在只想一个人静一静。脱下眼镜将身体抛入舒适的大床,他拒绝思考地闭上眼,直到听见敲门声。

[镜夜前辈~能进来吗?]

拨过额前碎发,稍稍整理睡过后略显凌乱的衣服,镜夜跑去应门,看到门前站定的三人,他挑了挑眉。来得正好!



单恋6…の続きを読む
停停写写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 HOME | NEX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